尊亿国际_尊亿国际娱乐手机客户端_尊亿国际娱乐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汽车

河南女教师户籍被顶替并迁入北京 操办人已去世

2019-02-24 22:57编辑:admin人气:


  2016年4月25日,河南省项城市女教师刘红丽的脸涨得通红,她正打电话给“另一个自己”,询问自己户籍被顶替事件的处理进展。

  刘红丽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9月,她到项城市南关派出所查询发现,其户籍已经落到“北京市东城区”,姓名“刘园”,曾用名“刘红丽”,照片是一名陌生女子。此外,其项城市的户籍,2010年9月已被注销。

  4月26日,程园园向澎湃新闻确认:她就是“刘园”,户籍顶替属实。但其称,操办人已去世,具体如何顶替的她不清楚。她也很着急,想将户籍还给刘红丽。

  刘红丽回忆,12年前,她曾将毕业证书借给同事赵志平(程园园的远亲),“他说亲戚家的闺女找工作,想仿造一个,没想到竟然冒用了我的信息”。

  县级市项城隶属河南省地级市周口。35岁的刘红丽大学毕业后,应聘到老家的项城二高。目前,她是项城二高信息处工作人员、电脑课教师。

  刘红丽的毕业证书、学士学位证书显示,2004年7月1日,她从河南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四年制本科)毕业,被授予工学学士学位。

  刘红丽提供的一代、二代身份证和户口本显示,读大学时,其户籍被迁到开封市(河南大学所在地)。毕业两个月后(2004年9月),其户籍迁回项城市。

  刘红丽到项城市南关派出所查询发现:其身份证号对应的户籍信息,已经落户到“北京市东城区”,姓名为“刘园”,照片是一名陌生女子,户籍登记地址为“东四四条55号”,户籍地派出所为“东城分局东四派出所二条社区”。只有曾用名,显示为“刘红丽”。出生地、籍贯均为河南省项城市。

  4月25日,刘红丽带着澎湃新闻到南关派出所查询,系统显示,申请注销其项城市户籍的是“市局”。户籍民警未解释“市局”指周口市公安局还是项城市公安局,只称“(发现重号户籍时)保留迁出的,注销原籍的”。

  刘红丽质疑,注销户籍时,她未接到任何通知。此外,两个重号户籍照片明显不同,警方有无进行调查,就注销了她项城市的户籍?

  “黑户”6年为何一直没发觉?刘红丽说,其二代身份证有效期至2017年,去年还考了驾照。澎湃新闻用其身份证到酒店登记住宿,没有异常。

  刘红丽说,2004年10月左右,她刚到项城二高,曾将毕业证书借给同事赵志平(化学教师)近一个月。澎湃新闻多次追问,担心被作为“共犯”的刘红丽才承认,当时,“赵说亲戚家的闺女要找工作,想仿造一个”。

  2007年3月,刘红丽和同事王建锋举办了婚礼。他们回忆,当年4月24日晚,赵志平夫妇突然拎着两桶食用油找到家里,提出让刘红丽改一下身份证号。

  “我们感觉很奇怪,他说仿红丽毕业证书那闺女要在北京找工作。我理解是已经找到了,希望红丽改一下身份证号。然后拿一卷钱到处塞,我们拒绝了”。王建锋说。

  担忧出现问题,次日,刘红丽去南关派出所办理了二代身份证,并重新打印了户口本。“过程很顺利”。刘红丽回忆,几天后,她和王建锋将两桶食用油送回赵志平家,“后来,那边托关系找过来说情,被我们拒绝。再后来就没说这事了”。

  如今发现户籍被顶替后,刘红丽马上想到赵志平。刘红丽说,赵志平确认“刘园”的户籍照片是“仿刘红丽毕业证书那闺女”程园园的,但称对顶替户籍的事不知情。

  4月27日,赵志平在电话中说,当年他只是帮忙借一个毕业证书给程园园的父亲程庆先,其余事都不清楚,“他意思说随便弄一个(毕业证书),比着做一个,我说那中,当时也是出于好心,如果知道现在这样,就不会帮忙了”。

  项城市公安局曾为“刘园”的户籍办理准迁证,以便程园园将户籍迁回项城还给刘红丽。这张准迁证,后来被北京警方扣下。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赵志平说,其妻和程庆先是同村远亲;2007年4月他提出希望刘红丽改下身份证号,是受程庆先所托。澎湃新闻多次拨打程庆先的电话,无人接听。

  “户籍被顶替,我这个真实的反而不存在了!” 刘红丽发现其户籍被顶替后,程园园方一直道歉,承诺将还回户籍。

  但一个月过去,并无进展。2015年10月底,王建锋带着刘红丽,向南关派出所反映户籍被顶替,后者对刘红丽做了一份笔录,连同其证书、证件复印件,寄给“刘园”的户籍地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四派出所。

  刘红丽、程园园、项城警方均证实,2016年元旦前后,刘红丽曾和程园园一起到项城市公安局办证大厅,说明情况并写下文字材料,户籍民警给“刘园”开具了(户籍)准迁证。没想,程园园将准迁证拿到东四派出所,准备将“刘园”的户籍迁回项城市还给刘红丽时,准迁证等材料被扣,程园园被询问。

  4月25日,澎湃新闻以刘红丽家属的名义致电东四派出所。接电话的民警说,刘红丽的户籍问题应该很快会解决,还有一点材料没准备好,材料准备好以后,会直接报给分局,“分局请示完市局这事就算完了”。届时,或直接把户籍迁回项城,或北京这边注销、项城那边恢复。

  当着澎湃新闻的面,王建锋致电东四派出所分管此事的副所长。后者说,他们只是协助项城进行调查,调查还没完成,调查完了也是把信息反馈给项城。

  该副所长说,户籍是从项城迁出的,作为迁入地,他们只能看迁入手续,“进京手续是全的”,“它从哪儿出的事哪儿负责”。

  和东四派出所说法不同,4月26日,王建锋到项城市公安局咨询,治安大队民警范丽敏说,刘红丽户籍被顶替一事,北京市公安局肯定有发准迁证,“项城市公安局没有任何责任,在操作中没有任何毛病,错就错在北京市公安局”。

  范丽敏还说,项城市公安局是真心想帮刘红丽解决户籍问题,还安排双方当事人到场,办证大厅给“刘园”发了准迁证,但北京市公安机关不配合。

  程园园的户籍信息显示,其生于1980年5月,比刘红丽大一岁,户籍登记住址为“项城职工大院某号”。

  程园园告诉澎湃新闻,她是自考专科,2004年毕业后到北京工作,老家项城一位叔叔称有渠道可以办一个北京户口,问她想不想要。“那时年龄小,想着也好,就答应了”。后来,她直接去拍照,拿到了一个户口本和身份证。

  程园园说,当时办理北京户籍走的渠道是“北京人才引进”,需要“本科”等条件,具体过程她不知情,操办此事的叔叔也已去世。其拒绝透露叔叔信息。

  4月27日,王建锋带澎湃新闻到南关派出所,查询看到,程园园使用的“刘园”的户籍,职业为“干部”,婚姻状况为“已婚”,服务处所为“劳动部宣传中心”。

  此前,王建锋致电东四条派出所副所长时,后者说,两会前他们曾去“刘园”的原单位,但什么也没查到,至于是何单位“就不方便给你们说了”。

  提到户籍被顶替,刘红丽称自己不愿惹事。她曾多次向程园园方表示,只要将户籍迁回来就可以,“都皆大欢喜”。

  程园园告诉澎湃新闻,东四派出所要求她24小时开机,配合调查,她做好了承担责任的思想准备。她称,自己这段时间心力交瘁,快抑郁了,她也想尽快将户籍还给刘红丽,但现在,警方已经在进行调查,已经不是她能说了算。

  与刘红丽不同,王建锋强调,他希望弄清户籍是如何被顶替的,追究相关人的责任,而不是“和稀泥”将户籍要回来完事。此外,六个多月无果,他无法再平静。

  在微信聊天时,程园园希望王建锋给她”留条活路”。她这样形容顶替户籍:“我不过没问清来源像贪吃的小孩,别人给的棒棒糖忍不住接过来了。”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jt-zy.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通州新能源汽车车型报价

通州新能源汽车车型报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