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亿国际_尊亿国际娱乐手机客户端_尊亿国际娱乐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生活

汪曾祺为何久“热”不衰?

2019-09-01 05:22编辑:admin人气:


  上海三联书店即将出版的《汪曾祺文存》,包括《徙》《迟开的玫瑰或胡闹》《昆明的雨》《两栖杂述》《自得其乐》《明儿到北京城的垃圾堆上看放风筝去》。(资料图片)

  河南文艺出版社推出的《汪曾祺集》共十种,包括小说集四部,散文集六部。首批出版的四部小说作品为:《菰蒲深处》《邂逅集》《晚饭花集》《矮纸集》。(资料图片)

  上世纪80年代初,汪曾祺“重返”中国文坛,以老练精致素简的文风,开文坛之新风。按照文学评论家黄子平的说法,“《受戒》《异秉》的发表,犹如地泉之涌出,使鲁迅开辟的现代小说的多种源流(写实、讽刺、抒情)之一脉,得以赓续”。幸有汪曾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文学才形成某种珍贵的张力,留下未被“中心化”、“规范化”的可能性。此外,与当时在创作上几乎停滞的同辈作家相比,汪曾祺写作相当活跃,影响颇大,至今常谈常新。

  近二三十年来,随着各种各样的作品不断重印再版,汪曾祺的写作意义不断被重视,作品文学价值不断被深挖,并受到越来越多的读者的喜爱。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尽管距离其逝去即将20年,但汪曾祺仍然是那批现代作家之中的出版“常青树”。尤其在近期,又将有多卷本《汪曾祺文存》和多种珍贵单行本出版。商务印书馆元旦前推出的精装新版《汪曾祺自选集》,新鲜出炉即获该馆“人文社科”年度十大好书,首印8000册很快售罄,在素称挑剔的豆瓣也受到书友热捧。“汪曾祺为何仍具有如此大的出版魅力?”“我们为何越来越喜欢汪曾祺?”这都令读者相当好奇。针对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出版界相关人士。

  记者了解到,《汪曾祺自选集》是汪曾祺生前亲自筛选的唯一自选集,也是“老头儿生前最看重的集子”(其子女语),自1987年面世后,久已绝版。最近由商务印书馆推出新版,受到书友追捧,很快加印。而2月由九州出版社出版的《旅食与文化》是汪曾祺生前亲自编定的一部散文集,主要收录他一生记旅行和谈饮食的美文,该书绝版多年,此为精装新版。河南文艺出版社3月首次重印汪曾祺第一本小说集《邂逅集》,具有相当大的版本价值。即将面世的新版《榆树村杂记》则是汪曾祺生前仅有的两本以其居住地为题编定的集子之一。此外,上海三联书店将在8月推出六卷本《汪曾祺文存》,包括《徙》(小说)、《迟开的玫瑰或胡闹》(小说)、《昆明的雨》(散文)、《两栖杂述》(文论)、《自得其乐》(随笔)、《明儿到北京城的垃圾堆上看放风筝去》(书信、剧本等),基本囊括汪老毕生作品的精华。

  上述可见,汪曾祺的作品一再重印或推出新版,其创作价值愈在岁月的磨砺中闪闪发光,足以构成国内出版界一股特殊现象。

  汪曾祺为何仍具有如此大的出版魅力?《汪曾祺文存》特约编辑、北京随风而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编辑兼总经理周青丰告诉本报记者,汪曾祺此前的版本,要么过于久远,一书难求;要么因时间等原因,很多版本无论编校或形式上有瑕疵或不够味儿。在他眼中,汪曾祺作品的真正魅力在于“不装”,在于真实,在于有趣。“汪老所有的文字,都大抵有其生活的经验;但在汪老的笔下,却有趣、鲜活,细节毕现,来自生活,却浪漫而有诗意。当然,汪老的文字之美带给我们的不只是这些浅层的阅读愉悦,其文字背后的性灵,冲淡、空灵,给人一份特别的安静与平和。而那一份切近日常的雅洁与情致,那几乎可以说是‘审美化\\’了的‘生活\\’,浪漫而不狂热,静静流淌的背后,是一个人精神与人性的自由‘抒情\\’。换言之,独立,有风格,和日常生活的雅洁与情致,或许恰是这个喧嚣的时代里的人们所希冀获得的。”

  《汪曾祺自选集》责编、商务印书馆成都分馆总编辑丛晓眉表示,抛开汪曾祺的文化影响力,仅就文本来看,汪曾祺的文字与每个人的生活很贴近。文字下流淌着的是对生活默默的温情,这是特别打动人的地方,更不用说还饱含审美的意蕴。“现代人喜欢看花花草草、植物、美食,热衷于展现生活的细节,汪曾祺的文字恰好就有这些: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对日常生活脉脉温情的打量,所以我猜这可能就是很多读者喜欢他的原因。”

  丛晓眉还指出,汪曾祺作品对现实的观照往往为人忽略。“像《黄油烙饼》里描述那个时代对人的命运的挤压,汪老描写得非常入微,而且他从字面上并无情绪化的表达,但在他平静的叙述下,却饱含对那个特殊年代的无声控诉,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而他那巨大的悲悯都隐藏在平实、克制的文字之下,读来无法不令人动容。对中国当下的读者来说,深入阅读汪老的文字之后还可以发现这样的维度,只能说他的文字还深藏了更多的宝藏。此外,汪老在语言文字上还有‘化繁为简\\’的神奇功力。我相信无论再过多少年,汪老的文字仍会受到读者的喜爱,因为他的文字是可以超越时代的。 ”丛晓眉说。

  颇有意思的是,新华文轩北京出版中心副总经理张万文现在的办公地点正是蒲黄榆,故他对汪曾祺的《榆树村杂记》情有独钟。“在上世纪80年代,汪曾祺就坚持自己的这种‘我手写我心\\’的‘平淡\\’风格,完全开辟了一条和杨朔、刘白羽等人不一样的路数,从这个意义上讲,有点开时代之先的感觉。同时,随着时光的流逝,正是这种写法,反而不过时,越来越多的读者喜欢这种风格。”张万文表示,于他而言,年纪越大,越能接受汪曾祺的东西,“比如他写到与君安坐吃擂茶,就很有感觉。中年心境去读汪老,会有更多的共鸣感。所以,在这种现场感里阅读汪曾祺,‘老头儿\\’特别亲切,是个特别有生活情趣的老头儿。”

  作为《旅食与文化》的责编,九州出版社第四分社社长李黎明认为,相对于杨朔、秦牧等作家,汪曾祺一直是非主流作家。“现在的读者去掉了很多意识形态的束缚,更多的是看重文学作品本身的价值,而汪曾祺的文字优美纯粹,讲人性人情,这是其作品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受到越来越多的读者认可的原因。也因此,他的书出版得越来越多。作品本身有生命力,加上随着年轻的读者一拨一拨成长起来,他的书在市场上就有比较稳定的销量。”

  汪曾祺作品的生命力历久弥新。那么,今天我们阅读汪曾祺又有怎样的意义?抑或说,我们为何越来越喜欢汪曾祺?“我倒是喜欢越来越多的人一起读读汪老的书。”周青丰坦言,在一个嘈杂而迷茫的时代,你我都离不开日常的琐屑步步逼迫,而如何拥有一份不想失去的优雅与情致,汪曾祺的书,就是一味甘之如饴的药,使人呼吸清新。“若是久读,那种自由的人性与精神的欢愉感更佳,当然也是市场里遍地也购不得的宝。”

  在张万文看来,如果像汪曾祺这样的作品流传更广的话,则有利于“净化”我们的语言环境。“大家都说真话,不滥情、不矫情”,张万文说。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jt-zy.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听听“朱诺号”经过木星磁场时收集到的太空之

听听“朱诺号”经过木星磁场时收集到的太空之


返回首页